破译生命方程式全球鹰李振达单刀赴“疫”战新
2020-09-01 13:18

  “为了武汉人民的身体健康,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到武汉一线疫区支援,不计报酬,无论生死,争取早日取得防治冠状病毒的全面胜利!”这是全球鹰董事长李振达武汉赴疫的《请战书》。

  2月16日,李振达带领团队,毅然踏上武汉的征途。他说:我要到疫情最严重的武汉一线,用自己几十年在生命科学的研究成果,协助医疗专家救护病人。没有华丽的语言,有的,只是一颗炙热滚烫的真心。

  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治疗方案,李振达迫切呼吁要重视“祛痰治疗”,他说新冠肺炎治疗祛痰是重中之重,不祛痰气道不通,其他治疗无法开展。为此,他各方奔走呼吁,他说我要做“祛痰治疗”的吹哨人!

  早在春节前,随着疫情在武汉的爆发,在对很多患者病例报道跟踪以后,通过患者“干咳、呼吸急促、胸闷、血氧饱和度指标迅速下降”等症状分析,对患者威胁最大的是肺部并发症,并发症甚至是导致患者死亡的直接原因。但是为什么患者肺部短时间即出现这么多致命的并发症?李振达说:罪魁祸首是痰液!他说痰液的来源是由于炎症致使肺部积蓄大量痰积液,且痰液很黏,很难排出。痰液在肺部不能排出,堵塞气道,导致一系列的并发症产生,直接威胁人体生命。后来钟南山院士在新冠肺炎患者遗体解剖结媒体发布也讲到这一点:“(患者肺部)炎症很厉害,有大量的黏液。”临床上很多危重症病人,有很大的问题是痰很黏,这样用呼吸机很艰难,他呼吸他的,呼吸机呼吸自己的。

  关于痰液,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祛痰不彻底,可能是导致患者新冠病毒复发的原因:即使血检阳性出院以后,病毒也可能在患者痰液中留存,一旦有机会,病毒可能再次繁殖起来,造成复发,对患者本人健康造成二次伤害,而且具有很强的传染性。

  李振达把这个观点上海医药601607股吧)研究总院总工程师等国内一流专家一起探讨,很多专家表示认可这个观点。

  李振达是谁?他有何底气敢主动请缨出征武汉?他又为何迫切呼吁“祛痰治疗”?

  李振达,浙江温州人,发明达人,科技狂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二十几岁的他,凭借一把螺丝刀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成功突破了VCD技术瓶颈,成为实现VCD产业化的世界第一人。公司在当时中国的VCD出口市场占有率第一,年销售收入达到上亿人民币,国外市场占有量达九成以上,也是第一个把VCD打进国际市场,为以后的中国家电出口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历史上的今天》记载)。

  1997亚洲金融风暴以后,李振达将研究方向转移到了微波等离子领域。而为什么选择生命科学和大健康的领域,这里有一个故事。

  起因在2012年,李振达的大姐因为第二次脑中风住进了医院,在医院整整昏迷了一个星期,家里人心急如焚却无能为力,问医生得到的答复却是:听天由命!那种无助、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深深的刺痛了他,拥有一流科技的发明人,却无力挽救自己的亲人,这让他倍感无奈。也就是那个时候,李振达暗下决心,要去寻找生命健康的真谛!从那之后,他将重心转移到生命科学领域,决心要将自己多年在微波等离子研究的成果应用在生命科学研究领域。

  人们常说:研究事物,一定要知道事物的本质,遵循事物的原则。李振达研究生命,就要思考生命的本质是什么?

  生命的本质是什么?是新陈代谢。它是细胞不断分裂、生命体不断自我更新的过程,如果新陈代谢停止了,生命也就结束了。

  从生命的本质出发,李振达提出生命方程式的概念:第一个方程式是人体吸收碳水化合物与氧气反应生成二氧化碳和能量的过程;第二个方程式是人体吸收氮气与氢反应生成氨基酸和能量的过程。方程式成立的必要条件是温度、能量、有机酶和无机微量元素,其中有机酶和无机微量元素起到催化剂的作用,无机微量元素只能从外界获取,体内不能合成。而且,方程式完成的第一步是交换过程——空气中的氧气和氮气由分子状态转化为离子状态,这个过程是在肺部通过交换膜完成的,所以肺是人体生命方程式的第一站,是方程式能够顺利完成的重要一环。方程式如下图表示:

  生命方程式是李振达三十年几年研究微波等离子领域过程中发现的一个关于生命的奥秘,它诠释了人体新陈代谢过程——空气中的氧气与氮气与食物碳氢化合物以及水发生化学反应,提供维持生命所需的能量和氨基酸营养物质。尤其第二个生命方程与古人“惊蛰”机理不谋而合:“春雷响,万物长”——春天温度升高,在土壤中微量元素催化作用下,雷电将空气中的氮和水蒸气合成氨基酸,供给动植物吸收,这就是万物生命萌动的开始。

  对照方程式不难看出: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发病及对人体伤害过程分析如下——先是病毒细胞侵入肺部,然后肺部炎症导致痰液阻塞气管导致呼吸不畅,空气中的氧气和氮气不能呼吸进入肺部进行离子转化,即生命方程式在肺部的第一站就被卡住了,无法提供维持生命所需要的氨基酸和能量,结果导致人体新陈代谢能力越来越弱,直至最后新陈代谢停止,生命结束。

  人体受到病毒攻击,免疫系统启动,产生大量的自由基和炎症因子,一方面攻击病原菌和病变细胞,另一方面又攻击免疫细胞和其他的组织细胞。此时,肺部就像爆发世界大战一样,子弹枪炮满天飞,对器官造成相当大的打击。同时产生大量痰液——大量的病毒以及巨噬细胞细胞尸体与肺内液体一起形成的物质。以及伴随这个过程的电解质紊乱等因素。

  再加上住院以后,补充人体电解质普遍采用的方法是生理盐水,但是这种生理盐水是以氯离子化合物的分子结构呈现的,后果是给肺部带来更多痰液,加重呼吸道呼吸困难。

  “痰是万恶之源”。这次新冠病毒肺炎中,炎症导致痰液在肺部大量积蓄,且痰液很黏,很难排出。痰液在肺部不能排出,进而引发一系列的并发症产生,直接威胁人体生命。钟南山院士在新冠肺炎患者遗体解剖媒体发布也讲到这一点。

  关于痰液,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如果痰除不尽,也是导致患者新冠病毒复发的原因所在:即使患者通过治疗血检阳性出院以后,病毒也可能在患者痰液中留存,一旦有机会,病毒可能再次繁殖起来,造成复发。

  因此,李振达得出一个结论:祛痰是治疗新冠病毒肺炎治疗的关键。祛痰在新冠治疗过程,以及后期的康复过程,都是不容忽视。只有痰祛除了,才能让肺部恢复基本功能,进而解决威胁人体存亡的并发症问题,最后再解决自由基、炎症因子和电解质等问题,让人体恢复正常功能。

  “万病从痰起,一方去疾病”,祛痰是关键,祛痰也是世界难题。因为肺泡堵塞,痰液黏性大,目前对痰液处理技术和手段有所欠缺,不管是吸痰器还是药物都很难进入,祛痰效果都不理想,且对人体器官损伤很大。有“中国呼吸科界泰斗”之称的傅正凯先生曾经说过:“化痰技术是世界性难题,谁可以掌握肺部化痰,谁就可以获得好几个诺贝尔医学奖,为人类做出巨大贡献”。

  什么是等离子?等离子技术应用于祛痰,真有那么神奇吗?等离子态是物质的第四种状态,在电离过程中,当电子和阳离子的浓度达到一定的数值时,物质的状态和性质变得与气体完全不同,为区别于固体、液体和气体这三种状态,称之为等离子态,等离子态具有很好的传导性,也是能量储存并且转移的一种最好手段。

  李振达将等离子技术应用于祛痰疗法,为一种辅助性非药物物理化痰排痰疗法。他利用微波等离子技术,模拟雷电和火山爆发原理,用物理方法将多种矿物质元素从深海水中提炼出来,因为其呈离子化状态,通过超声波雾化器经呼吸道直达肺部,可以快速穿透肺泡,具有超强的吸附和乳化痰液的化痰效果。同时可以补充人体生命机理物理复合电解质,解决咳嗽症状。

  在2006年,由傅正凯女儿傅明牵头,李振达的等离子技术应用于祛痰疗法在北京两家医院做过临床做化痰实验,在北京人民医院呼吸科有16例临床,在北京协和医院有20例临床,化痰效果均在90%以上。

  祛痰应用过程中,李振达通常以全球鹰特制酒为药引子,他说因为患者肺部活力低温度低,用特制酒做引子可以直达肺部快速提升患者阳气,让患者肺部产生类似一团火一样,温度快速提高,非常有助于其排痰。而且全球鹰酒里面有多种矿物质元素,以及发酵过程中产生的酶等多种活性物质,有助于人体各项机能恢复。具体方法如下:先采用全球鹰53 度酱香白酒做药引子,直达人体肺部,帮助提高人体肺部能量和温度,加快细胞代谢,增加肺部排痰能力;再是采用超活性矿物元素水,用超声波雾化波雾化器经呼吸道传到肺部,因为呈离子化状态,可以快速穿透肺泡,其具有超强的吸附和乳化痰液的化痰效果,可以把病毒炎症与痰一起排出体外;同时可以通过肺部吸收,快速补充人体物理性复合电解质,缓解整个炎症过程中的电解质紊乱问题;而且经呼吸道雾化有很好的物理降温作用,可以解决发烧咳嗽的问题。

  以上可以看出,等离子技术应用于化痰,是一种非药物的辅助疗法,除了具有化痰祛痰的功效,还能够通过肺部吸收,快速补充人体电解质,增强自身免疫力,帮助各器官正常运作,达到非常好的康复疗效。无论在新冠病毒肺炎病人的治疗过程,还是后期的肺部康复,以及避免患者因为肺部痰液残留病毒导致的二次复发,都能够起到很好的效果!

  李振达与他的团队,从二月十几号陆续到达武汉以后,每一天都在马不停蹄地忙碌:与专家和领导交流新冠肺炎治疗方案,探讨祛痰在新冠治疗的重要性,以及等离子技术应用在祛痰领域的可行性等;深入到医院、社区、汉口监狱等单位,赠送物资,做公益宣传;深入社区,提供产品帮助患者祛痰,进行肺部康复。

  尤其随着患者治愈出院越来越多,李振达说这个阶段“祛痰”更加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注意患者的肺部康复问题,特别要注意肺部痰液问题,避免患者因为肺部痰液里面残留病毒导致二次复发;还有就是如果患者痰祛不尽,他本身就是病毒携带者,对周围人有传染风险。经过他帮助的病人,基本上胸闷、呼吸不畅这些症状没有了,肺活量有很大改善,胃口和气色都好起来,血检报告血氧饱和度指标好起来,肺部CT拍片也有明显变化。

  说到新冠疫情,李振达不时哽咽愤慨,他说我太痛苦了,为患者的切身之痛:“病人全程清醒。病人会呼救,会哭着喊着说医生你救救我……伴随着剧烈的挣扎,直到呼出最后一口气”。患者孙英春教授说“最难的时候,宁愿砍掉自己的胳膊,来换一口呼吸。那感觉跟溺死是一个道理。重症之后再住院抢救,肺里痰液不祛呼吸机起不到多大帮助,能救活的不到10%。

  李振达说他要做“祛痰治疗”的吹哨人,唤醒更多人对“祛痰”重视和认知。他希望他的等离子技术应用在祛痰领域能够被更多部门应用,作为非药物辅助疗法,为新型冠状肺炎治疗以及后期患者肺部康复发挥作用,让更多的人摆脱痛苦,疫情早日解除。

  这次疫情,引发了一场关于中西和西方辩证的讨论。因为针对新冠病毒没有一种特效药,所以治疗过程中西医结合共同参与,尤其武汉市中医治疗的参与率从30%提高到85%。而李振达另辟蹊径,从人体生命方程式出发,找到了新冠病毒肺炎治疗的关键点——祛痰,并且将等离子技术应用于祛痰领域,经过实践取得了初步成效,为新冠病毒肺炎治疗以及前期预防和后期康复提供了另外一个探索方向,值得思考和深入研究。关于生命,还有很多未知领域,探索的脚步不会停止。